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_世界历史浏览!微信公众号:96KaiFa

司马光采用别史记录描写安禄山和杨贵妃事迹多加了一句坐实丑闻

时间:2019-08-02 01:39:59编辑:佚名

  (天宝)十载正月一曰,是禄山生曰,先曰赐诸器物衣服,太真亦厚加赏遗。……后三曰,召禄山入内,以绣绷子绷禄山,令内人以彩舆舁之,喝彩动地。玄宗使人问之,报云:“贵妃与禄山作三曰洗儿,洗了又绷禄山,是以欢笑。”玄宗就观之,大悦,因加赏赐贵妃洗儿金银钱物,极乐而罢。自是,宫中皆呼禄山为禄儿,不由其收支。

  厥后刘昫、欧阳修等在撰写《旧唐书》和《书》的时候,都没有采用如许的记录,安禄山和杨贵妃的事在这两本史乘中彻底没有提及。

  (天宝十年)甲辰,禄山华诞,上及贵妃赐衣服、宝器、酒馔甚厚。后三日,召禄山入禁中,贵妃以锦绣为大襁褓,裹禄山,使宫人以彩舆舁之。上闻后宫哗笑,问其故,摆布以贵妃三日洗禄儿对。上自往观之,喜,赐贵妃洗儿金银钱,复厚赐禄山,尽欢而罢。自是禄山收支宫掖不由,或与贵妃对食,或彻夜不出,颇有丑声闻于外,上亦不疑也。

  对付祸国妃子和叛国佞臣多加点料,多泼点脏水,是为了把他们永久定在羞耻柱上。

  对付祸国朱颜和乱臣贼子,史学家历来不会有半点怜悯的,更别说有品德洁癖的司马光了。

  不外司马光作为严谨的史学家,采用了别史记录,对付杨贵妃和安禄山的事大有火上加油之事。

  点击“提交”后,咱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,请依照邮件中的提醒完成操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