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_世界历史浏览!微信公众号:96KaiFa

小黑瞎讲讲昆曲别史三

时间:2019-08-22 15:16:39编辑:佚名

  那令郎到得园中,也不发话,直入厅内,“哪一位是魏良辅?”眼神四周端详,见得张野塘,甚是震惊,又咕了一声:“怎样有个监犯在此?”

  那令郎哎了一声,躬身道:“岳父在上,小婿参见了,来呀,奉上礼品。”那两个家人得令就将锦盒奉上放在桌上。

  “鄙人梁晓峰,城北巴城氏人,一贯在城内做螃蟹生意,对魏蜜斯从来敬慕,特来求婚,鄙人叔父梁伯龙乃老先生门生,想必老先生不会相拒吧。”

  魏良辅尚未发话,顾三伯已自觉怒:“你既是梁伯龙之侄,见你师祖自当有礼,怎地一点不懂老实。”

  梁晓峰瞟了他一眼:“有礼啊。我自叫人已送上,如嫌轻,我再筹办啊,昆山城中也没几家富过咱们梁家的。”

  魏良辅早得门徒梁辰鱼带信说自家有个侄子家中倒也富殷,只是自小父亲死得早,贫乏管教,一贯在昆山城中招蜂引蝶,打斗斗殴,闻得魏家有一女长得漂亮,放出话来要上门求亲,此人是个恶棍,要作好预备,若有什么及早送信,这侄子对梁辰鱼倒有几分忌惮,今见这梁晓峰举动轻浮,果如传言,便一口谢绝:“小女年纪尚小,过几年再说。”

  梁晓峰一见魏青,公然身段苗条,面庞娇美,便移步上前,喜笑颜开:“娘子,这边来,这边来。”

  随魏青进来的是两名须眉,一位是五六十岁的老头,问道:“三伯,什么事?”阁下一位二十摆布的青年早窜上前:“不得无礼。”

  “我叫张小泉,你叔父梁伯龙是我师兄,你小子要叫我一声好听的。”那青年道,本来张小泉到巴城伯龙山庄见过梁晓峰。

  梁晓峰听得他外埠口音,嘲笑一声:“外埠解差不得滋扰当地事件,昆山县府内多的是我兄弟伴侣,少来横插杠子。”

  两解差气得暴跳,就要上前脱手,张野塘拦下:“两位公门中人,诸多未便,且稍安勿躁。”

  随魏青过来那名老者上前拦在梁晓峰前:“我是你叔父的好友陶九官,你要求亲也要待伯龙前来,不得无礼。”

  梁晓峰轻蔑地看了他一下:“我叔父在昆山名声甚盛,很多多少人借他名头唬人,这个是他师弟,阿谁是他好友,我晓得你们是真是假,滚蛋!”随即一把推向陶九官。

  梁晓峰见张野塘技艺火速,吃了一惊,却也不惧:“公役不会护人,反却是个囚犯出来逞能。”

  张野塘本因身份关系不想滋事,见此人越来越离谱,终是年轻气盛,再也按捺不住:“鄙人久闻昆山古来文人荟萃,想不到也有傲慢之徒。”

  梁晓峰见一个囚犯敢骂本人,勃然大怒:“贼人敢对大爷无礼,还不给我打他。”

  两名恶奴本见张野塘技艺,心中惊惧,只是欺他身带桎梏,平昔自傲有几分蛮力,听得仆人召呼,齐向张野塘扑来。

  梁晓峰认为他恐惧,带着两名恶奴也追到园中,张小泉待要上前相帮,两位解差却笑着拉住了他。

  张野塘到得园中,却收敛了肝火,只站着冷冷看着梁晓峰,梁晓峰认为他胆寒,挥手让两奴扑上前来,两恶奴狂吼一声,一左一右扑向张野塘。张野塘悄悄一闪,两奴收不住脚,冲上前往,张飞出两腿,两奴只凭些蛮力,张野塘祖传工夫,两人哪敌得住,“嘭嘭”一路跌翻,却正倒在鸡鸭棚下,满嘴俱是鸡屎鸭屎,一时爬不起来。

  张野塘朝他笑道:“我恰是贼犯,不单敢行凶,并且更敢杀人。”说着神色俄然变得狰狞:“我就是在京城杀人满门,才被发配,你要不要尝尝我杀人手段。”他本是演戏的,做出凶样传神非常。

  梁晓峰吓得神色煞白,他自小娇生惯养,又在昆山城中胡作非为惯了,哪见过如斯阵仗,惊叫一声,爬上马就走,临走却还叫道:“你这贼人,我自会叫人找你。”两恶主子挣扎刚起,见仆人逃走,也自随逃去。

  顾三伯不由得拉着陶九官上前:“阿九,我来替你介绍,这位北曲名家张令郎,只因在京城怒打不服,吃了讼事发配途经此地,在茶摊与我结识,领来老魏家,不想倒要观了张令郎技艺。张令郎这位陶九官,当地胡琴名家。”

  魏良辅携魏青也上前谢过,张小泉更是钦佩不已。“只闻师妹说张令郎一手好北曲,想不到仍是技击名家。”

  魏良辅叹了口吻道:“说来内疚,这梁晓峰仍是我大门生梁伯龙的亲侄,仗着家中有点资产,一贯在昆山城中为非作歹,名声甚是不肖,不知怎得知我家青儿名声,伯龙他早有来信要我提防。”

  顾三伯道:“这叔侄俩真有天地之别,伯龙贤侄为人豪爽,义薄云天,谁知有此不肖小辈。不外伯龙与张令郎一见,定是相知恨晚啊!”

  魏良辅道:“是啊!老汉也在想这两人当为一时瑜亮,定要找机遇让他们密切相见,张令郎今晚就冤枉在此一夜,明日待上过绰墩山再看。”

  “哎,张令郎,老魏家平昔就是咱们几个好友聚会之地,本就备有空屋,你就不必客气了。”顾三伯抢道。

  魏良辅也道:“你是张野狐儿女,我乃黄蕃绰传人,何况今日一见如故,你又帮手打退恶棍。如在推托,生怕是见外。”

  纷歧会,魏青与张小泉把做好的菜端出。魏青因对张野塘感谢感动特地宰了一只大鸡,又有菠菜、丝瓜等田舍蔬菜,虽是仓皇之下,也弄了七八个菜。

  坐下后倒好酒,魏良辅先敬了张野塘,顾三伯、陶九官、张小泉也一次敬过,对张野塘是赞誉有加,轮到魏青却说:“我想为张令郎唱一曲。”

  两位解差起首叫好,张野塘也久闻南曲之名,又实得魏良辅改进后颇为自许梦寐以求:“魏蜜斯肯见教,张某十分侥幸。”魏良辅也颔首承诺,陶九官三人更是鼓掌。魏青笑道:“少待”便转入房内,陶九官道:“小泉取胡琴来,你且吹笛扫兴。”

  只听轻“哎”一声,魏青已换了长袖戏服,由内转出,轻移莲步,长舒长袖,更显妖娆,不曾开唱,张野塘已自看得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