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_世界历史浏览!微信公众号:96KaiFa

大中华佛国历史 大中华佛国的覆灭

时间:2019-05-08 23:31:43编辑:文二

大中华佛国简介:大中华佛国的历史是怎样的?大中华佛国的覆灭是怎样的?本文这就为你介绍:

大中华佛国简介

大中华佛国,是指1947年至1953年期间在湖南、江西等地,由三期普渡组织首领石顶武为首成立的一个秘密结社政权。历经两“帝”亡国。

大中华佛国历史 大中华佛国的覆灭

大中华佛国的历史

一、三期普渡

清朝光绪年间,湖南地主石振顺自称“燃灯古佛”再世,在湘潭创立三期普渡道教,设立佛坛,并请人编写《三期普渡历史大概十五章》,作为入道必读的经书。并宣称如若入道,能够使人在生时免除一切灾难,死后可入天界仙游。遂吸收众多渴望消灾除难的人入道。

石振顺死后,其子石怀珍继承其父的衣钵成为道主,自称“顶盘老祖”转世。石怀珍死后,再由其子石顶武接替成为道主,自称“刘先生”转世,号称“普衡法渡主”,使三期普渡进入全盛时期。

石顶武从17岁起就加入国民政府,曾任国民政府湘潭县县党部、二区区党部宣传委员和直属区分部书记。还曾参加过中统特务组织,并任中统外围组织“中国文化社湘潭分社”社长。

石顶武在担任三期普渡组织负责人后,是道内统治机关“威武宫”的最高统帅,掌握佛印,有升、降、贬、赏佛职权。

他制定的道规,不许任何人违反,否则即以违背天命论处。“威武宫”下设五宫,五宫的之首称“坛主”,坛主可指派“经手”,经手又是掌管一个县或一个地区的负责人。

石顶武在湘潭十八总原头庵建立“普渡积善堂”,并在道徒中宣称,袁世凯只当83天皇帝,是命中注定,而他当皇帝则是上天的旨意。石顶武还凭借其在国民政府内担任要员的身份便利,与国民党进行合作。并将军统特务组长、国民党军团长、湘赣鄂边区反共自卫救国军司令陈德炎拉入教内,勒封佛位仅次于自己的“无上王佛”,以求得国民党军队和特务两大系统的支持。

接着又指使其党羽“无上王佛”张启方,邀请国民党军政部长欧阳礼、湖南省主席赵恒惕、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李况生,《大众报》社长赵紫屏以及军官欧阳杰等到长沙专程商议三期普渡的发展事宜,引起了赵恒惕的高度重视,赵在研讨会上当即亲笔书写“埋头苦干”,赠三期普渡以资鼓励。

并且派省保安团团长亲赴湘潭与石顶武、张启方等协商,将以省政府和省保安团名义颁发的“慈善机关,严禁驻兵”的布告悬挂于三期普渡总宫普渡慈善堂门口。

接着又通过中统特务领导人韩中巨打通长沙市和湘潭县政府的关节,以三期普渡易名的普渡慈善堂的名义到长沙市、湘潭县两级党部、政府登记备案。石顶武还曾通过贿赂《大公报》社长张平子,使该报曾刊登过颂扬三期普渡的文章。

由于获得从省、市到县、从国民党到军队、特务组织等各级官员的大力支持,石顶武遂借机大肆扩展其会道门组织,将三期普渡的势力由湘潭延伸至长沙、株洲及其他城市。

石顶武袭位担任三期普渡的“宏教佛王”、“普渡衡主”后,即在长沙、株洲分别设立了“收原宫”和“宣化宫”,重新勒封成恕、陈泰来、彭良骥、张启方、宾书编为五宫之主。并明确王宫隶属于普渡慈善堂,使三期普渡的组织更趋完善。

为了扩充势力,蒙哄欺骗愚弄群众加入其道,石顶武及其党羽编纂数套迷信邪说理论,模仿古人手笔,起草“迷律”一百本分发各宫和主要骨干成员,作为三期普渡的道义,广为宣传。

大中华佛国历史 大中华佛国的覆灭

不少迷信思想深重的群众,为了免遭劫难,纷纷拿出钱财加入其道,甚至致使一些人倾家荡产;一些已经入道的所谓“原人”为了能勒封为王佛,不惜筹措数十两、甚至上百、几百两银钱参加“练水班”。石顶武遂迅速扩充了其组织,而且还收敛了大批财产。

在石顶武担任道首不到4年的时间里,其组织和道徒由过去的湘潭向湘乡、长沙、宁乡、望城、浏阳、株洲、醴陵、攸县、茶陵、湘阴、平江、益阳、衡阳、衡山、湖南的安化县和江西的萍乡、成载、铜鼓等数省20余个市县发展,道徒发展到近3万人。

其中湘潭县遍布到了全县的17个区和石潭、易俗河、三门3个镇。仅其分支机构“演化坛”在石潭、花石、射埠、中路铺、易俗河一带便有3000余人。

二、正式成立

1943年,石顶武将最忠实的道徒编成以”辅弼“为领队的15个班,所谓左辅右弼,就是拥戴其做皇帝之意。这15个班的人,均是由石顶武亲自掌握教练,并赐“水”,受过一定训练的道徒。

在石顶武的授意下,其党羽张启方等在道内大肆宣扬,“石顶武乃真命天子出世,天下就要太平,将来归佛家(即三期普渡)掌管天下,妖王绝迹,万国来朝”,并称石顶武是“武王”。

1947年冬,石顶武趁其在长沙市办“阴超”之机,多次与陈德炎、张启方等密谋建国组军问题,并正式定国名为“大中华佛国”,尊石顶武为皇帝。 “佛国”和“佛国军总司令部”暂设湘潭。

1947年,石顶武宣告大中华佛国成立,自称是佛国的皇帝,正式登基称帝。并制“黄杏佛旗”为国旗,分封左丞相王裕契,右丞相陈太来,保驾将军屈照白,军师张启方等人。

同时,还组建“大中华佛国护国军”,简称“佛国军”,封陈德炎为总司令,石顶武之弟石克钧为副总司令。各县根据人数的多少,设总队、大队、中队、分队和班。

兵源即三期普渡道徒,适当接收地方上的一些地痞、流氓和基层政权的骨干成员参加,实施军事、政治和特种训练。并确定了军旗、番号、肩章、帽徽等标志。为了加强“佛国军”的军事装备,还特别购置了一批枪支弹药。

石顶武还在湘潭排头乡新建了共有160多间房屋,占地1万多平方米的皇宫,皇宫内除皇后外,还有妃子3人,女工10人、男工30人,并豢养了一支皇家卫队。宫殿四周围墙耸立,院内石佛、石马、石狮左右排立,宫前院后,布有碉堡,由皇家卫队轮流站岗。

距皇宫100多华里的湘潭市原头庵,是石顶武坐殿称帝、接受朝拜的地方,亦是其军事指挥机关。每年的农历正月、五月、十二月,即石顶武的祖父、父亲和自己生辰的这几个月,都要于庵内举行“仙佛寿期”集会,简称“仙佛会”。

届时石顶武头戴冲天皇冠,身穿镶金龙袍,坐殿称帝,接受信徒跪拜。信徒们三呼万岁,并求皇爷保平安、升佛级。每做一次“仙佛会”,可赚取上万块光洋。

大中华佛国的覆灭

1949年8月湘潭解放后,石顶武仍负隅顽抗。首先与陈德炎策划,由陈德炎出面,流窜到中路铺、易俗河一带,组织“湘鄂赣边区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”,图谋攻打区政府,继而上山打游击,坚持用武力与政府对抗,但被湘潭县公安机关发现,及时破案将组织摧毁,未能得逞。

大中华佛国历史 大中华佛国的覆灭

后石顶武又潜回老家排头岭,指挥和操纵几个地痞和三期普渡道徒,成立假农会,妄图打入基层政权内部,亦未能得逞。此后石顶武又往来于长沙、株洲、醴陵和浏阳之间,以“乩批”作“圣谕”,进行秘密串联,指挥活动。

又指使其党羽成恕书写散发反动传单,诋毁共产党的政策,并广泛宣扬解放军是红军,只能红得一时,到了七月初七日,黑风黑一下就要把解放军全部收掉等。”并散布谣言称:“蒋介石的军队已在福州登陆,上海被炸得稀烂,国民党即将打回来。”

告诫其党羽要“存善心”、不要“生恶念”,等到“寅印二年春”,就能“见到太平君。”到那时“佛国一光辉,你们这些“无量王佛”比县长要大,“无上王佛”比省长要大”等。

1952年冬,湘潭根据中共中央和省委的部署,掀起了以取缔反动会道门、打击会道门反动头目为主要目标的第二期镇反高潮。湘潭地市、县两级公安机关先后抽调100余名公安干警下到该县,指挥和参加取缔工作。

1953年6月正当侦缉组实施抓捕石顶武时,不料石顶武早已闻讯逃匿。为了尽快追捕石顶武到案,侦缉组兵分两路,开始了对石顶武的追捕工作,一路由行署公安处侦缉科外线组组长刘起带队,遍寻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广州、长沙、株洲等10余座大中城市,围绕石的关系跟踪追击,但一无所获。

另一路由中共湘潭市委原政法委书记伍荫棠带队,重返石顶武的老家排头岭,发动群众提供线索。随着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的开展,以及群众政治觉悟的提高,石顶武的罪行和逃亡潜伏线索被揭发出来。

终于通过一道徒检举石顶武藏匿在离排头岭不远的原十五区白沙乡“三期普渡”大经手黄笃行家里达一年之久的重要线索。伍荫棠等侦缉人员随即迅速赶到黄笃行家,从黄笃行家的一堵夹墙内将石顶武缉获,并从夹墙内查获金条金砖数公斤,价值数十万元,从而取得第二期镇反工作的重大胜利。

在镇压三期普渡的过程中,共缴获隐藏在醴陵、浏阳、湘潭三地的长、短枪一批,手摇式发报机一台。其中从石顶武藏匿处查获手枪3支、捷克式轻机枪一挺、长枪16支,子弹2000余发;从陈德炎藏匿处查获手枪一支、手摇式发报机一台;从成恕藏匿处查获手枪2支。

此外还查获皇帝玉玺一颗,冲天皇冠一顶,龙袍一件,皇后穿戴的凤冠霞帔一件,另有光洋、黄金及反动经书、乩批等大量证据。

1953年冬,石顶武在湘潭县易俗河镇召开的1万多人参加的公判处理大会上被执行枪决。

大中华佛国的复辟

大部分三期普渡的普通道徒在向政府写下保证书,登记退道后被从轻处治。部分三期普渡残余分子趁机潜伏下来,伺机图谋复国。

1980年代初期,部份三期普渡残余分子拥立石顶武之子石金鑫为帝,重建大中华佛国,即后大中华佛国,旋即遭到镇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