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_世界历史浏览!微信公众号:96KaiFa

咒水之难—南明的崖山之战

时间:2019-06-22 18:41:24编辑:文二

咒水之难简介

咒水之难是指顺治十八年七月十八日(1661年8月12日),缅甸国王莽白给逃到缅甸境内的南明永历帝朱由榔捎来口信,让他明日过河,同饮咒水盟誓,以结友好。

咒水之难的经过_咒水之难缅甸的后果

朱由榔及一些大臣皆看出其中有诈,但寄人篱下,又不敢不去,只好命大学士马吉翔、大臣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员前去赴约。次日上午,马吉翔等人来到缅军驻地塔下,即被三千缅军团团包围。

沐天波见有变故,立即夺刀反抗,终因寡不敌众,大小官员42人全部被杀。随即缅军赶往朱由榔住处,追杀随从300余人。


咒水之难的背景

明政权被李自成起义军推翻后,南方的明朝旧臣打着匡汉复明的旗帜“勤王”,先后拥立了四个明室后裔,史称“南明”。但在清王朝的打击下,福王朱由崧、鲁王朱以海、唐王朱聿键的复明行动很快失败了。

1646年末,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称帝,以永历为年号,建立了南明永历朝。立朝不久,清兵攻至广东,朱由榔无力抵抗,只好放弃广东,辗转到贵州、广西和云南。

1658年12月,南明在昆明建立滇都,不料立足未稳,清将吴三桂率领的三路清军追击到云南。朱由榔此时已经走投无路,为保住性命,他听从了马吉翔等人的建议,于1659年正月仓皇出逃到缅甸境内,以期在缅甸延续国祚。

而清王朝为了弥补自己在兵力、物力、财力上的不足,企图通过缅甸当局和云南边境土司之手不战而胜。1659年九月,洪承畴奉清朝“皇帝特谕”致书缅甸军民宣慰使司和蛮莫宣抚司,要他们主动交出朱由榔、沐天波和李定国。

1660年,清廷命吴三桂留镇云南,总管该省军民事务。吴三桂大权在握,一心想继承明代沐氏家族世镇云南的地位,于是上疏力主兵缅甸,吴三桂指出,由于永历在缅,导致云南有“三患、二难”:

永历在缅,李定国、白文选等分住三宣、六慰、盂艮一带,藉永历以鼓惑众心,倘不乘胜大举入缅,以净根株,万一此辈复整败众,窥我边防,兵撤到则彼退藏,兵撤则彼复扰,此其患在门户;土司反复无定,惟利是趋,如我兵不动,逆党假永历以号召内外诸蛮,万一如前日元江之事,一被煽惑,遍地蜂起,此其患在肘腋;投诚官兵虽已安插,然革面尚未革心,永历在缅,于中岂无系念?

万一边关有警,若辈生心,此其患在腠理j今滇中兵马云集,粮草取之民间,勿论各省饷运愆期,即到滇召买,民室方如悬磬,市中米价日增,公私交困,措粮之难如此;召买粮草,民间必须搬运交纳,年年召买,岁岁输将,民力尽于官粮,耕作荒于南亩,人无生趣,势必逃亡,皮之不存,毛将安附,培养之艰又如此。

咒水之难的经过_咒水之难缅甸的后果

要解决这些问题,“惟有及时进兵,早收全局,诚使外孽一净,则边境无伺隙之虑,土司无簧惑之端,降人无观望之志,地方稍得苏息,民力略可宽纾,一举而数利存焉。窃谓救时之方,计在于此”。

顺治帝闻奏,命议政王、大臣及户、兵二部速议。同年四月三十日,清廷经议政王、贝勒、大臣会议后,同意吴三桂相应进剿,由户部拨给兵饷三百三十万两。

为了慎重起见,顺治帝派学士麻勒吉、侍郎石图前往云南,同吴三桂面商机宜。到这年八月十八日清廷终于决定采纳吴三桂的意见,任命内大臣、公爱星阿为定西将军,率领八旗兵由北京前往云南,会同吴三桂进兵缅甸捉拿朱由榔,同时彻底摧毁西南边陲的抗清势力。


咒水之难的经过

一、缅甸政变

朱由榔等人初到缅甸时,虽然身边兵士不多,但外围仍有李定国的数万大军抵抗清兵,受到了缅甸君臣比较善意的接待。当李定国的军队节节败退,军士死伤大半,无力保护永历政权。

缅甸当局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变化,不愿因为收留南明流亡政权开罪于中国的实际统治者。李定国、白文选一再进兵缅甸救主,弄成双方兵戎相见,缅甸当局从维护本国利益出发,决定转而配合清兵,消灭残明势力,以便保境安民。

1661年正月初六日,缅甸国王莽达喇派遣使者来到云南,提出以交出朱由榔为条件请清军合攻李定国、白文选部明军。吴三桂认为“虽机会甚佳,而时序已过”,不便出动大军,玩弄策略,只命永昌、大理守边兵至境上“大张旗鼓,号作先锋”,虚张声势借以牵制缅甸当局不要把朱由榔送交李定国、白文选军。

恰好此时,缅甸又发生了宫廷政变,对永历政权还算友好的国王莽达被处死。

12共 2 条